温室大棚

全国免费热线: 400-0011-1165
导航菜单

温室大棚种类

千年古道车道岭(四)

为自己所在的村投票支持!

东西交通大动脉(312国道)

  榆中县古誉“兰省之咽喉”,蒙恬大将军斥逐匈奴的西征大军开辟了秦始皇巡游西北的驰道,汉代时的丝绸之路沿着秦朝的驰道通过车道岭。在这条道路上,隋唐时期修建驿站,宋代开通了陕甘大道,元、明时期修建驿道,清代时修建官路。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陕、甘分设。西安、兰州成为清政府统治西北的两大中心。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陕甘总督左宗棠征发民工2万多,军民一道修筑西兰大道,沿途栽植杨柳。据《三关口车道碑记》:“削陡峻,扩仄险,方轨逵达,无覆陷淖履兵之苦”。并在泾州至会州间,架设桥梁41座,夹道栽植柳树26万多株。后交平庆道所属府、州、县管护。袁大化于宣统三年(1911年)正月二十八日,从河南开封出发,赴新疆任巡抚时,路过车道岭,写下一篇游记记录了他在金县的所见所闻,“上车道岭,初向西北,继西南,又正北,盘旋岭上”,午时,他在甘草店办理住宿后,复上车道岭,“岭甚陡峭,十里至大岚嘴,迷雾阴浓,数步不见人,直至岭下,雾未全消。岭长五十余里,宽不过数十丈,只有一条路可通,余皆悬崖绝壁,深沟窄涧,洵用寡务险之地”,说明清代宣统年间的车道岭路况蜿蜒崎岖,旁边是深沟涧谷,极其难走。

《满园素香笑春风》 张永平 摄

  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甘肃督军陆洪涛任中华全国道路建设名誉董事长时,在全国道路建设协会倡导和支持下,开始筹建西兰公路,并决定由驻军工兵营首先拓修兰州东稍门至东岗镇一段。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于次年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对国民党的首府南京构成巨大威胁。于是,国民政府于同年1月30日仓惶宣布迁都洛阳。3月1日,国民党四届二中全会决定以洛阳为国民党政府的行都,以西安为陪都。为打通物资供应通道,国民政府决定修建西兰公路,并且延至河西走廊直抵新疆中苏边境。

  民国18年(公元1929年),甘肃灾情严重,国民政府把西兰公路整修列为赈济项目,由西北军和华洋义赈会共同负责,用以工代赈的办法,在原路基上拓宽改造。当时,公路沿线土匪横行,一些货运车辆常遭抢劫。为保西兰公路运输安全,民国10年(公元1921年),甘肃督军陆洪涛任命马锡武为关山护路军统领。民国19年(公元1930年),甘肃省主席孙连仲任命马锡武为甘肃东路交通司令。民国23年(公元1934年)3月,经甘肃绥靖公署批准,下编2团4营,分驻静宁、平凉等地,维护西兰公路安全。民国26年(公元1937年)至28年(公元1939年)年铺筑泥结碎石路面。

  曾任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民革名誉主席等职的著名道路专家赵祖康对西兰公路修建倾注了大量心血。西安至兰州公路刚通车不久,于1933年被水冲毁。他亲自勘查后方知黄土高原不但地形陡升骤降、满地沟壑,且山中无石沟,内没水,极缺筑路材料,于是一边筑路一边试验,指导施工,据实制定工程标准。当时西兰公路全长706公里,大部分在黄土高原之上,沟壑纵横,高低之间相差达2300余米,原有道路坡陡弯急,行车异常危险;有山无石,有沟缺水,施工十分困难。赵祖康亲自上路,安排指导,根据缓急先后,采取分期通车办法。他大胆采用土质拱桥和挡土墙,节省了大量资金。为了解决修筑路面所需的沙石材料短缺的问题,曾在西安附近修建水泥稳定土试验路,但因当时无专用筑路机械,以致未能推广。为不影响通车,该路采用边通车边施工的措施。1934年春天,宋子文以全国经济委员会常委身份,对西北进行了实地考察。6月22日,全国经济委员会召开第9次常务会议,会上,宋子文报告了西北考察经过。其报告分水利、交通、卫生、农村建设四个方面。在交通方面,宋子文主张先修两条公路干线,即西兰线和西汉线。宋子文作完报告后,当时会议讨论通过了《西北建设计划案》、《西北水利事业办法案》。会后,国民政府设西兰公路工款,拟加拨35万元。并决定由原拟拨借福建路款内移用10万元、公路运输费项下移用10万元,尚欠15万元,在公路款内另行设法。1935年年初,符合标准的西兰公路正式通车。

  民国16年(1927年)冬,在原路道基础上开始修建西兰公路榆中段,由兰州东岗出城,县北响水子入境,向东经来紫堡、金家崖、太平堡、清水驿、甘草店至车道岭而至永泉入定西。民国21年(1932年),改由兰州出发,经阎王沟、柳沟河、猪嘴岭、定远向东南经麻家寺,再折向东经石头沟、三角城、接驾嘴、清水驿、甘草店,翻越车道岭入定西。

  著名作家茅盾在《青年文艺》1942年11月号发表《风雪华家岭》一文中对当时的西兰公路进行了描述。“在一九三八年还是有名的‘稀烂公路’。现在这一条七百公里的汽车路,说一句公道话,实在不错。这是西北公路局的‘德政’。现在,这叫做‘西兰公路’。在这条公路上,每天通过无数的客车、货车、军车,还有更多的胶皮轮的骡马大车。旧式的木轮大车,不许在公路上行走,到处有布告,这是为保护路面。”

  在抗日战争中,西兰公路作为西北国际补给运输干线,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西兰公路不仅在宝鸡以西抗战后方,是将四川中部公路中枢轴线与苏联边境口岸接通的关键路段,而且由西安还可把苏援物资经河南南阳分别运至武汉与鄂西战场。西兰公路与当时的甘新公路(从兰州经新疆迪化直达中苏边境)联运,是抗战时军需补给的生命线。

  1942年5月,蒋经国考察西北,撰写了一篇长文,叫做《伟大的西北》。其中《在西兰公路上》一章中对西兰公路沿途所见所闻有详细记述。他在文中写道:“左宗棠从西安经兰州一直到新疆,开辟了一条三千多里的大路,两旁遍植杨柳,人行其间,只有感觉到伟大、伟大与伟大。”

  1949年,国民党军队溃逃时,境内多处桥梁被破坏。人民政府及时动员群众进行抢修恢复。1951年至1955年,国家逐年投资解决西兰公路路面铺沙、路基加宽、降坡等重点工程。1957年,完成铺筑级配磨耗层路面任务。在定型提高方面,从1971年开始路基改造,加宽,裁弯取直,延长视距,并铺上了沥青。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建设祖国南北、东西大动脉。西兰公路并入312国道。312国道是中国的一条东西交通大动脉,起点为上海,终点为新疆霍尔斯口岸,全程4967千米。这条国道经过上海、江苏、安徽、河南、湖北、陕西、甘肃、宁夏和新疆8个省市自治区。312 线由车道岭入县境,经甘草店、清水驿、三角城、连搭、定远、来紫堡、和平七乡镇直接兰州东大门东岗立交桥,长达65公里。1976年,国家开工建设309国道榆中段(原称“兰宜公路”东起陕西宜川,西到兰州),1980年完工,为三级公路。此道由定西县穿越车道岭,向北进榆中中连川,经吕家岘、白家铺、套岔岘、金崖、定远与国道312线相接。312、309两条国道线都通过车道岭。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312国道线路从定西至巉口改道,从岭上改道沟畔,开凿了车道岭隧道,直通榆中甘草店,从此,车道岭古道完成了它东西大动脉交通要道的历史使命。

  阡陌层层绿  百里万树花

  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中国北方的大片土地荒芜,新生的共和国百废待兴,解决温饱是国家面临的第一大问题。车道岭连接的榆中和定西,因为干旱少雨而贫穷落后,人们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然而,刚刚解放的西北人民对土地充满着深情的渴望和期待。

  1958年9月,定西行署决定榆中、定西两县组织10万人绿化千年古道车道岭,拉开了车道岭水土保持重点工程建设大幕。这被称为“大战车道岭”绿化工程。1959年10月组建了榆中、定西两县车道岭林场。荒山修反坡台节流造林,山坡耕地修水平梯田,山湾及村旁修涝池、水窖等截留雨水。定西林场协调原御风乡山林村(今鲁家沟镇山林村)15亩耕地作为育苗基地,试验培育杏树、榆树、白杨树苗。两年后幼苗实施栽植,植树面积达500亩,实现育苗3万株,经过林场工人的辛勤栽培,成活率80%以上。有了树,大地便有了生机;有了绿色,人们便有了希望,人们在车道岭田野上不辍劳作,挥洒汗水、播撒希望,贫瘠的土地慢慢被唤醒,绿色的生命在不断地蔓延,一代一代的车道岭人脱胎换骨。

  70年的发展,中国的经济在不断的探索中崛起,勤劳朴实的人民自古到今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耕耘,顽强地生存繁洐。见证了陇中旱塬生态环境的巨大变迁。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水土保持绿化工程,车道岭也经历了几代林业工人的艰辛付出,旧貌换新颜,有了今天青山翠绿、林草繁茂的好环境,麦田和杏林掩盖了古道的车辙和脚印。

  如今,在车道岭的大小8座山梁、50多条(个)沟湾,面积13050亩的土地被茂盛的树木覆盖,杨树、杏树、榆树、山毛桃、柠条、油松、侧柏、核桃、文冠果等树种长势喜人。车道岭昔日的荒山如今满目苍翠,森林覆盖率达80%,岭上绿树成荫,杏花成林、梯田层叠、麦浪翻滚。春天,秀美山峦之上,“阡陌层层绿,十里万树花”。秋天,公路两边的白杨树金色点缀,与古丝绸之路相映成趣。车道岭已变成了游览胜地,她已展现出娇媚的容颜吸引着千万游客走进车道岭,追寻她神秘的过去,展望她绚丽的明天。

  车道岭,是旱塬陇中一道绿色屏障,是勤劳的榆中和定西人民与干旱的自然环境作斗争所创造的“人间奇迹”,更是甘肃干旱少雨地区林业生态环境建设的一面旗帜。它记录着陇原儿女与旱魔斗争的艰苦历程,承载着旱塬人民改造山河的希望,见证了陇原农村60年生态环境的巨大变迁。

  聚福园里展新姿

  车道岭是一条千年古道,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记述着岁月的沧桑巨变,孕育了无数的优秀儿女。尤其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已进入了社会主义发展新时代,乡村振兴成为农村发展的主旋律,榆中打造全域旅游带动农民共同奔小康的惠民政策再一次激发了这片土地的勃勃生机,激起了车道岭人民的创业热情,一个个能人脱颖而出。

  2015年,“聚富园林木专业种植合作社”的成立,带动车道岭的发展进入了创新时期,一条条硬化道路,一盏盏太阳能灯具,一个个文化广场,一座座现代农业园区,一幢幢新建住房,展示着山乡的巨变,满满地汇聚在聚福园。

  “聚富园林木专业种植合作社”是车道岭一带有名的企业,位于榆中县甘草店镇车道岭村,主要以种植经济林、生态林、花卉和养殖生猪、羊、鸡及观赏性动物羊驼、鸵鸟、孔雀等为主要产业,带动农民共同致富,打造车道岭乡村旅游。

  2015年,聚福园依托车道岭林场的生态优势,流转土地上千亩,种植经济树种380多亩;修建5000立方米的蓄水池,修建观光平台、修建了仿古窑洞游客接待中心、美观大气的秦汉风格凉亭和文化走廊;修建大型的养猪场和散养鸡场;2018年县扶贫办扶贫资金120万元、聚福园又筹资50万元修建库容17.21万立方米的淤地坝。致富不忘众乡亲,近几年来,聚富园出资修建了车道岭村文化广场和舞台,修建了村社道路;为贫困户和孤寡老人修建住宅;连续5年出资举办车道岭民俗文化节,活跃群众文化生活,并支持甘草店镇11个村开展民俗文化节会,2017年,出资邀请榆中县摄影家协会举办了“首届车道岭杏花摄影作品大奖赛”,并推出了获奖和入选作品大型展览,取得了圆满成功。聚富园为车道岭各项公益事业建设出资达600多万元。

  如今,外出务工的家乡人挣钱越来越困难,为了使他们在家乡创业,留住乡村记忆,聚富园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接纳了几十名当地农民务工,并发动村里的29户贫困户零元入股,用聚福园带头人高维忠自己的话说,“我投资1000多万元发展合作社,以后合作社有了收益,就给零元入股的村民分红,这也是我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举措和心愿。”

  康顺万昌耕福田

  崛起在车道岭的甘肃康顺养殖有限公司和榆中万昌达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也是绽放在车道岭的两大企业新秀,两公司占地30余亩,位于榆中县蔡家沟瓦房川文化广场内,康顺养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主要从事畜禽养殖,万昌达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7年5月,主要以瓜果蔬菜、农作物种植、产品批发与零售为产业。两家企业互为一体,均隶属甘肃海韵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致力于打造旱作区独具特色的集现代农业、休闲采摘、观光旅游为一体的“海韵现代农业产业园” ,造福车道岭人民。

  公司内设科技文化阅览室、篮球场,外配江南水韵的音乐喷泉,周围修建了殿堂、戏剧院和绿色长廊、花亭等,产业园将各种建筑、花木、绿植与现代化声控灯光、音乐、水幕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展现了一个流光溢彩、如梦似幻的绚丽世界。产业园流转土地1200亩,内建温室大棚300座,棚内种植了红亮亮的西红柿、绿翠鲜嫩的黄瓜、紫色的长茄、绿油油的辣椒、红嫩鲜美的草莓……令人垂涎欲滴。

  康顺、万昌在紧抓经济,发展壮大自身的同时,还积极推动精神文明建设。为丰富村民文化生活,公司建成“文化大舞台”, 连续举办了八届以展现“秦腔戏曲、民俗文化、乡村旅游”等为主要内容的“瓦房川民俗文化艺术节”,展现榆中新时代农民的精神风貌和农村的巨大变化,生动地再现了“魅力榆中”的创建成效。

  公司以现代农业种养殖替代传统耕种方式,实行“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即就是公司出技术、出农资,农户出土地、出劳力的运作方式,带动一方经济,造福一方百姓,搞活当地的传统种植、养殖业,实现了集采摘、观光、旅游、休闲度假为一体,体验乡村别样风情和品尝纯天然绿色食品的深度契合,探索出一条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可持续发展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

  目前,康顺、万达将持续发挥品牌和资源两大优势,深度融合互联网时代电子商务资本运作模式,致力于高科技生态农业发展,走可持续现代化农业发展道路,逐步将“海韵现代农业产业园”打造成以现代农业、民俗文化、旅游采摘观光为一体的综合型示范园区,为繁荣地方经济做出更多的贡献,促进车道岭人民与全国共同跨入小康社会。

梯田雪意 《马子平》摄

  车道岭,记录着中国古代东西文化交流的辉煌历程,记载着千年的丝路传奇,那远古的遗址、曲折的车道、矗立的烽火台,无不见证着车道岭沧海桑田的变迁,那遍岭的绿野阡陌无不书写着车道岭儿女朴实无华的奋斗篇章,那漫山遍野的杏花,也无不凝聚着车道岭人民的勤劳和汗水,寄托着车道岭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希望。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这条寄托千年梦想的古道也变得更加便捷,四通八达。而在这条宽阔的道路上,勤劳朴实的车道岭人民也将迎着新时代的曙光,迈开了雄健的步伐,前仆后继,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车道岭也终以最为华丽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来观光游览。